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抗战胜利70周年
廉洁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党务公开 >> 思想建设

思想建设

图书馆里的诗意
发布日期:2016年8月2日  阅读次数:

图书馆里的诗意

李贵平

最近一句话有火的苗头:“再不写诗弱爆了。”这话让我紧张,让我觉得丢人现眼,作为经常跟文字打交道的人,怎么可以没有一点“诗意”呢。

不过,我还是留心那些自认为有诗意的东西。在我看来,高校图书馆,就是滔滔俗世中一处还算圣洁的精神岛屿。

在今天连吃饭时都被QQ、微博、视频、微信占领的年代,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静得下心去泡在图书馆里,还有多少人不改初衷地去体验读纸质书的愉悦。

上世纪80年代,我在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读书,与体育场相毗邻,有一栋古旧的图书馆。绿树掩映中的石墙挂满爬山虎,鸟儿在藤蔓中穿来又飞去,草坪上吹过来的微风轻轻敲着通栏窗棂;里面,嵌着装饰条的楼梯连接着二楼的阅览室,被擦洗如镜的红木地板上,映照出女生们的窈窕身影,每个人走路时都踮起脚,说话轻声轻语。

当时的陈家湾还是个城乡结合部,那年头也没有什么娱乐,学子们除了打球、看电影、逛公园,最大乐趣就是泡在图书馆里看书写作业,有的喜欢借出书后去荷塘边闲读。平静而浩瀚的书海下,潜流着青春学子驿动的心涛。

那时的高校图书馆,是一个容易触动青春学子肾上腺素的地方。跟如今的“土老肥”扔出一把钞票就能在一分钟内买来速食爱情不同,濡染在书香氛围里,男女生的恋情也多是在心结的熔炉上慢慢煨出来的。我有个同窗,在图书馆看《叶甫盖尼·奥涅金》入迷,他模仿普希金的语句给班花写了四五十封情书,经常“我歌月徘徊”,一次次的怀想、期待、失望让他经历了癫狂而充实的人生,很应和当下流行的一句话:人生不折腾,活得没情趣。当然,靠一本《徐志摩诗集》或在图书馆占个座位就把校花追到手的也不乏其人,这让今天的“土豪”大喊青春万岁,大问世间情为何物。

我觉得,大学图书馆可能在许多方面影响一个人的终生志趣。当年在重庆师大,面对浩繁卷帙,我在西洋美术史、德军二战史和中国古代边塞诗里扒了三年多时间,那些书和故事至今蹦跳在我脑子里并影响我的人生态度,譬如,如何从米开朗基罗和曼施坦因身上看到人生顿挫和命运得失,如何深层次理解读万卷书行万里路……我甚至无数次在星空下同先辈大咖进行心灵对话,也遥想再次独行于戈壁大漠去寻找苍凉诗意。随着岁月的攀爬,大学图书馆在我心里也铸就成永远的精神圣殿。

在信息、书讯、链接和各种猛料满天飞的今天,我们该如何阅读?这是类似于女人面对鲜美红烧肉纠结该不该下筷的问题。昨天,我在微信里屏蔽了一达人“朋友”,又有新的达人气泡般冒出来,他们不停地晒着自己早上吃鸡蛋打了几个嗝,中午买到了哪种样式的打火机,晚上又在哪个商场拍了什么剪刀手……有个六旬大叔还总喜欢将“怎么”说成“肿么”,将“你知道吗”说成“你造吗”。我觉得,自己就像《侏罗纪公园》里那个被大小恐龙追扑着要吃掉的小男孩,无处安放清净的灵魂。

阳光下,飘飞的银杏叶子洒落在地,涂染成大片金黄,在清幽草坪的映衬下显出动人的暖意。浓荫丛中,两名走出图书馆的漂亮女孩来到荷塘边,各自拿出一本书埋头品读。偶尔,她们抬起头冲身边的同学微微一笑,眉梢眼神间透出几许清纯。书香淡淡浸润着金灿灿的校园,让人心魂沉静。这,是前几天我在四川大学看到的一幕,也是这个冬天我读到的最富诗意的图景。



设为主页 | 联系我们 | 版权所有 | 内容纠错 | 网站地图 | RSS